在刘强东的老家宿迁,京东正打造无人机行业的“黄埔军校” [无人机,京东,宿迁,黄埔军校,飞行]

在刘强东的老家宿迁,京东正打造无人机行业的“黄埔军校”

  有这样一座城市,被京杭大运河穿越而过,清代乾隆盛赞其为“第一江山春好处”,这里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出生地,同时也是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故乡。

  这座城市叫宿迁,是江苏省最年轻的地级市。

  走进宿迁,你会发现这座城市的发展已经被京东深深的影响着,这里不仅是京东全国的客服基地,还是京东全国智慧物流运营调度中心。昨天,京东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也在宿迁正式启用。

  最新启动的京东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隶属于京东X事业部,该中心集合了无人机研发测试、运营调度、维护保养、人才培养、物流配送等多项功能,京东更宣称要在宿迁打造无人机行业的“黄埔军校”,这里培训出的无人机飞行员被称之为飞服师,毕业的学生均可以拿到民航局授权 AOPA 颁发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

  现在,我们就带领大家走进京东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一窥真面目,来看看它是如何运作的。

在刘强东的老家宿迁,京东正打造无人机行业的“黄埔军校”

  (图说:京东无人机项目发展历程)

  早在 2015 年 12 月,京东就宣布进入无人机行业,去年 618 京东已经完成了无人机农村物流首单配送。今年 618 期间实现多省市无人机物流配送常态化运营,自今年 618 常态化运营至今已经完成 1000 余单配送,可以说前期的研发和测试均取得了初步成效。

  在这些无人机中,拥有多旋翼、直升机等多种机型,参数规格也各不相同。总体来看,无人机的航时一般在 40 分钟,载重从 10Kg 到 20Kg 不等,飞行往返半径 20Km 左右。比如下图这款京东Y-3 多旋翼无人机,载重就在 10Kg 以上,飞行往返距离 20Km。

在刘强东的老家宿迁,京东正打造无人机行业的“黄埔军校”

  (图说:京东Y-3 多旋翼无人机)

  根据京东集团X事业部总裁肖军介绍,除了小型的送货无人机,京东也正在研发载重 200 公斤-2 吨、航程 500 公里以上的中大型无人机,以及在国内多个省市地区规划通航机场建设,逐步构建无人机的智慧物流网络。

  与产品和技术同步进行的是,无人机人才的培养。以往无人机大多是被业余爱好者拿来娱乐、航拍,但是如今无人机进入物流体系,对人才的专业度要求就大大提高。

  京东集团X事业部总裁肖军坦言,与业余玩无人机的人员相比,飞服师的培训要更加系统化,从无人机的整个拆解、组装、维护保养,再到飞行监管,以及实际应用场景进行实际作业,都包含在内。这些培训不是单个独立的技能,而是形成了一整套培训体系。

  肖军还透露,现在已经报名飞服师的人数就有 400 名,不过第一期只有 50 个名额,以后每月循环开班。

  在京东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我们看到了飞服师日常训练的地方,由于最开始这些人员对无人机不熟悉,为了防止训练过程中无人机损坏,所以京东安排了电脑模拟训练课,让这些学员通过一台电脑,一个手柄实时操纵无人机。

  我们现场体验了一下,发现手柄的控制器和握持感与日常的无人机操控体验别无二致。

在刘强东的老家宿迁,京东正打造无人机行业的“黄埔军校”

  (配图:无人机驾驶员电脑模拟场景)

  根据民航局的数据显示,除了西藏,现在全国共拥有无人机训练机构 240 多家,已经取得无人机驾驶员执照的驾驶员接近 2 万人,现在正以每个月 1500 到 2000 人的速度在递增。

  伴随着无人机人才需求的旺盛,京东作为其中一个有资质的培训机构,自然不甘心于在宿迁一个地方训练飞服师。

在刘强东的老家宿迁,京东正打造无人机行业的“黄埔军校”

(图说:无人机飞行员的训练手柄)

  “未来我们会有上千个学校的建立或合作,上千个学校,提供至少五万名取得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的飞行员,这将是未来我们从飞行服务保障到地勤等各个岗位人才资源的基石。”,肖军如是说。

  事实上,无人机物流已经成为全行业的一个热点,国内外众多企业都开始将目光甚至资金投向这个行业,京东则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径,通过自建团队和完全自主研发来积累技术和产品,这无疑是投入巨大而见效缓慢的一种方式,但是无人机的安全和实用性恰恰需要这种方式来保证。

  根据京东提供的数据显示,常态化运营至今,数千架次的飞行和配送,没有出现一起事故。

  其次,京东掌握完整的从订单到配送的全产业链条,这样京东能够从全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进行降本增效和智慧化改造,尤其是无人机与传统物流的整合,带来的高效运作和用户体验,是传统物流所不具备的。

  肖军同时表示,作为智慧物流体系的重要一环,京东无人机至少扮演着两个角色:

一个是主要应用于农村和偏远地区的一款飞机,为了实现最后一公里,从县城到农村最末端的送货,未来一个村庄的货只需一台无人机即可搞定;

另一个是正在研发的 200 公斤到两吨载重的数款支线飞机,能够从物流中心运送到周边省市的分拣中心,同时将各省市的特产建立与周边分拣中心的快速转运通道,这个就是需要跑道的中型通航飞机了。

  可以看出,无人机送快递一旦得以普及,带来的不仅仅是物流体系的革新,人力成本也会大大的降低。肖军以无人车送快递举例说,现在无人车每一单的成本不到一块钱,但是实际配送人员提成成本,众包大概是五块到八块之间。

  无人机送货的成本,与无人车还有些不同,因为要考虑到具体场景的应用。比如无人机如果服务于西南、陕西等地的偏远地区,成本就会很低,如果在一二线城市成本就很高。这也是为何京东把无人机的常态化运营的突破地区放在了陕西、云南、四川偏远地区的原因。

  不过自动化设备的成本都是一个持续下降的过程,一旦有了规模化成本就会降低。

  虽然现在随着各大巨头的布局和研发,无人机项目已从物流行业的噱头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但无人机想要普及,除了技术难题,安全和政策监管仍是难以跨越的两座大山。

  试想一下,一个远程控制的无人机在高空飞跃几十公里的过程中遇到天气不好、人为破坏,甚至货物被盗怎么办?整个无人机系统被黑客入侵了又如何处理?监管层面,在美国无人机想要飞行尚且要受到 FFA(联邦航空局)的监管。在中国,这种情况更甚,每一次飞行都必须经过民航局和空军拍板。

  由此可见,无人机送货之路依然任重道远,但这似乎阻挡不了京东打造无人机“黄埔军校”的决心以及智慧物流体系的构建,毕竟为了赶上第四次零售革命,刘强东已经下重注了。

  也许在未来某一天,无人机送货就和现在到处跑的快递车一样常见。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