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7000万 专注大学生兼职项目的探鹿 如今说垮就垮了 [兼职,平台,闭环,校园,记者]

  距离“探鹿在北京、郑州、上海、武汉等城市开设分公司之后,已联合卡思优派于无锡开设第十一家分公司”的消息传出不足半月,7月21日,探鹿兼职竟被曝出疑似倒闭,正在遣散员工并进行内部清算的噩耗。

  而讽刺的是,就在同一天,针对大学生群体的校园兼职平台兼职客却宣布获得大营资本的3000万元融资。

  一生一死,往往只是一线之差。

  曾融资7000万,说跨就跨

  ◆ ◆ ◆

  经相关记者多方渠道了解,探鹿项目死亡基本属实,记者为此试图联系探鹿创始人、CEO周文华,截止27日中午,周文华给予记者的回复是:公司处于敏感时期,不便于对外表态也不便于对外发布任何声明。

  周文华的微信朋友圈最近一次更新时间显示为7月25日,并未涉及到探鹿出现问题的相关言论。有知情人对记者称,“周文华是一个很喜欢和别人交流的人。”

  而当记者来到探鹿北京总部的办公地点,尽管是周五上班日,但现场大门紧锁,办公室已被清空。附近其他创业公司向记者表示,已经有好几天没见探鹿的员工前来上班。

  一切并非空穴来风。探鹿前员工曾在职场社交脉脉上匿名爆料,今年3月份探鹿并没有顺利融到B轮,但管理层一直以安抚的姿态稳定员工情绪,同时业绩考核数据较之前增多,上月,探鹿以公司遇到困难为由开始遣散员工。据该员工称,公司承诺的工资和赔偿一直迟迟未得到兑现,员工的吐槽和抱怨情绪也比较多。

  (“探鹿”团队)

  8月1日,一名前探鹿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探鹿项目已经解散,目前正在清算阶段。

  随后记者又联系上了另一名前探鹿工作人员,他也向记者证实,目前位于郑州东区的分公司已经停业。

  期间,记者也以大学生的身份注册了探鹿兼职APP,并咨询了一条送餐员的兼职信息,长时间未得到回复。从APP首页“暑假热岗“四个字可以看出,探鹿倒闭一事显然发生的过于突然。

  探鹿成立于2014年8月,隶属于北京蓝众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探鹿在2015年4月获得了蓝驰创投的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随后11月获得来自华创资本以及蓝驰创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今年7月13日,探鹿还联合卡思优派在无锡开设第十一家分公司,但仅过去十余天,探鹿就被宣布死亡。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探鹿倒闭的直接原因是新一轮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据了解,为了争取C端用户,探鹿将融资用于大幅扩张,去年7月初只要下载一个探鹿APP用户便可返现5元,这种大量烧钱的推广模式显然无以为继,最终仓促下线。

  

融资7000万,专注大学生兼职项目的探鹿,如今说垮就垮了

 

  成也闭环,败也闭环

  ◆ ◆ ◆

  团队和模式,这两张握在探鹿手上的好牌,不仅是某兼职平台创始人最为忌惮探鹿的原因,也是探鹿获得投资者青睐的核心原因。

  创始人周文华拥有十年以上的互联网创业经历,曾创办蓝领就业平台“中劳网”,CMO郭旭伟曾负责智联、千品网的市场工作;COO孟广是前智联校园运营负责人;CTO李坤,则是淘宝和百度的技术骨干,其他团队成员也多来自团购、电商、O2O、人力资源等行业。

  2014年是兼职市场大爆发时期,兼职平台以信息服务为核心,随着信息服务的饱和,兼职平台逐渐向线下转移,开始重视和线下的交互,逐渐走向“闭环+企业执行服务”时代。探鹿作为“交易平台模式“的代表,这种模式类似于兼职领域中的“天猫”、“淘宝”,其特色在于构建了完整的交易闭环,通过信息、服务、支付、评价等环节使企业和用户完成良性循环,提高兼职过程的运作效率,并通过“先行赔付“以及引入第三方保险等提高“安全感”。

  闭环交易的构成使得探鹿在商业模式上有着较大的延展性。但是,这种重020的闭环模式也暴露出了诸多弊端。由于探鹿一开始就直接进入闭环模式,缺乏一个引导过程,这样使得线下刷单的现象很严重。

  校园兼职平台确实有需求,而且需求不小,但整个大兼职行业中的核心市场其实已经被众多表面上非兼职行业的公司(如滴滴优步、各种上门O2O、猪八戒等)占领,校园兼职可能并不像表明所看到那样繁荣。

  据了解,探鹿自去年7月始,只要学生下载一个探鹿APP便可返现5元钱,这种采取大量烧钱的模式来聚拢用户的活动并没有持续多久而关停。

  有业内人士曾指出,尽管兼职市场容量很大,但是以靠补贴和服务大学生为主的模式来切入社会兼职市场的探鹿兼职,在校园兼职市场没有建立起来任何壁垒,后续再想切入社会兼职或者全职招聘将会十分困难。

  随着校园兼职市场竞争加剧,2016年便初现行业洗牌局面:先是3月份一米兼职传濒临倒闭,“校联帮“宣告暂停服务;后是兼职达人被兼职猫全资收购,同时传出某疯狂刷单的兼职平台也面临危机,要求团队人员主动降薪。

  盈利模式瓶颈凸显

  ◆ ◆ ◆

  虽然校园市场一直得到资本圈的青睐,但今年以来兼职行业却并没有迎来好消息,先是一米兼职传濒临倒闭,“校联帮”宣告暂停服务;随后兼职达人被兼职猫全资收购,加上近日探鹿被传倒闭,整个兼职行业可谓震荡不断、风波四起。

  从O2O兼职的发展过程来看,平台面临着诸多困难。例如大学生群体流动性较大导致用户留存率偏低,这变相增加了平台地推的成本;B端的企业一般为零散商家,他们对劳动力的需求偏向低端,而且并非刚性需求,兼职平台还需要对企业进行认证和审核,甚至要为C端用户购买保险以防止被骗。

  从侧面来看,令人意外的是校园兼职市场至今未见互联网巨头入场,在O2O频频布局的BAT竟未曾投资任何一个兼职平台,一定程度上可视作这个市场并没有真正被看好。在业内人士看来,校园兼职市场已形成泡沫,如今资本市场退烧,泡沫被戳破是大概率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校园兼职的创业误区是平台并没真正解决信息不平等的问题。在2015年以前,学生找兼职一般通过企业发布的信息和朋友介绍,或者通过中介找到工作。O2O兼职平台的出现取代了上述的几种渠道,但是学生与商家的需求仍然未达成一致。按照探鹿此前发布的兼职行业蓝皮书显示,学生做兼职排名第一目的是锻炼(比例占80.64%),第二才是金钱(比例占70%)。从目前这些兼职平台提供的岗位来看,绝大部分都无法满足学生的锻炼需求。

  在融资顺利的情况下,兼职平台还可以依靠烧钱继续生存,但寒冬已至,探索出可靠的盈利模式是当务之急。越来越多的平台意识到,用户的使用率和留存率偏低,指望通过C端来实现盈利并不可取,于是从B端入手是大势所趋。

  如果说创业的失败率是99%,那么这上百家校园兼职平台最终只会留下一到两个主要玩家。从目前市场格局来看,兼职猫通过并购的方式扩展地盘,而斗米兼职则依赖58同城的流量做大。在资本寒冬仍未结束前,这些兼职平台是与时间赛跑,越早获得融资和实现盈利,则越有希望在这一细分领域存活下去。

  小结

  ◆ ◆ ◆

  关于探鹿的出局,不少记者、大咖有提到在资本寒冬期内,探鹿的B轮未能如期而至,而持续的烧钱补贴用户却没有节制,加之探鹿的盈利模式不清晰缺乏“造血功能”,导致了资金链断裂,最终以失败收场。

  但就我看来,除了资金链断裂的原因,其根本还是在于是否踏实地服务劳佣双方。目前市面上大多数的兼职平台都有提到让兼职招聘更扁平,提高兼职的效率。但是又有几个兼职平台真正在做这个事情呢?为了高估值、想着融资,“刷单”、数据“注水”打造虚假繁荣,降低准入门槛,甚至部分平台上出现押金式兼职诈骗。当资本寒冬来临时,刺破了兼职行业的泡沫,空余哀叹。

  在大的兼职平台在忙着“刷单”的时候,反而是一些初创的平台更本分踏实在服务企业和兼职人员。如厦门的校园兼职平台“酱油”,坚持实地核实每一个企业用户的真实性,每一个订单都进行劳佣双方回访,从而优化产品,更好地服务双方。

  在4000亿的市场体量里,创业者只有踏实做好服务,确实保障学生兼职利益,帮助企业提高效率,坚守创业的初心,我相信兼职行业一定会诞生“独角兽”。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